未分类

茄子视频ed2k

楚云下车了。

虽然楚红叶说的这些话太假。太敷衍。

但不可否认,这的确是楚云爱听的。

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自己跟楚少怀的差距。

这小子帅得没人性,而自己,普通到卑微。

春秋府很大。

从选址,到格局设计,再到材质,都是耗资巨大,用心颇深。

唯一的缺点,就是没有烟火气。

置身春秋府,就如同住进了鬼屋。毫无人气,冷清异常。

院子三进三出,前厅是会客用的。但建成至今八年。楚红叶只在前厅会见了楚家兄弟。除此之外,没人登过门。

连人都没来过几个,怎会有人气?

抵达春秋府时,夜已经深了。

超高清唯美仙美女图片

楚云折腾了一宿,身上味道挺大。他洗了个澡,也没什么睡意。溜达着来到后院凉亭。楚红叶在修剪花草。月光下,身影凄冷,寂静无声。

石桌上,煮着一壶茶。香气四溢,为这清冷的初春添了些暖意。

楚云径直坐下,倒了杯茶,点了根烟。随意道:“姑姑,你今年三十一了吧?”

“嗯。”楚红叶头也不回,专注地修剪。

“老一个人住,不寂寞吗?”楚云随口问道。

以前一大家子住在楚家,倒也热闹。

如今她独自搬出来住,家里却连个仆人都不请。异常冷清。

“你回来住,我就不寂寞了。”楚红叶口吻清淡道。

“那怎么行。我们家明月事业刚有起色。我得随时督促她,给她施压。创业期间,正是积累原始资本的关键时期,可不能马虎,更不能掉以轻心。”楚云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那就不要废话。”楚红叶修剪完花草。放下了剪刀。

然后走回石桌,坐在楚云对面。

楚云倒是会做人,亲自为她倒了一杯热茶。

“姑姑。”楚云犹豫了下,抿唇说道。“把你的人撤了吧。”

楚红叶抿了一口茶。却不回答。

楚云叹了口气。也不再问。只是闷头抽烟。

皎月高悬,桌上香茗沸腾。

就连这清冷的春夜,也显得不再冰寒。

这对男女就这般坐着,也没什么眼神交流。喝光了杯中茶,楚云掐灭烟蒂道:“白城太远,金陵不适合打江山。明珠城待久了,也就那么回事。”

顿了顿,楚云抬眸说道:“等我们家明月事业有成了。我怂恿她来京发展。也方便咱们走动。你是商界大亨,明月还能向你请教一二。”

“我没兴趣教她。”楚红叶红唇微张。

美眸中的冷色,却渐渐淡了下来。

“我就客套一下。又不是真让你教。”楚云撇嘴道。“就我们家明月那商业天赋。将来迟早把你踩在脚下。”

楚红叶刚淡下来的眸子,又是寒光毕现:“我等她来踩我。”

“你这什么怪脾气?听不出我在开玩笑?”楚云恼火道。“真没劲!我去睡了!”

“北方天凉。”

身后传来楚红叶淡漠的嗓音:“别踢被子。”

楚云身躯一怔,低头进屋。

小时候他爱踢被子。也因此感冒发烧了不止一次。

楚红叶想尽办法,也改不掉他这坏毛病。只得在天凉的时候,搭个小床睡在床边。随时给他盖被子。为此楚少怀嘲笑过他。

楚云也不止一次抗议。

但抗议无效。楚红叶依旧我行我素。

直至八岁那年,楚云意识到男女有别。楚红叶这才收起小床,回到她柔软的大床。

此后,她再没进过他的房间。

她不知道他是否还有踢被子的毛病。

但她永远也不能再为他盖被子了。

现在,可以行使这个权利的,是苏明月。

所以她不喜欢苏明月。从骨子里讨厌。

天亮后。楚云洗漱完毕,来到后院吃早餐。

这院子的卫生是楚红叶打扫的。

她的饮食起居,也不假手于人。

来到餐厅时,楚红叶准备了很丰盛的早餐。且都是楚云从小爱吃的。

“还是那味道。”楚云吃饱喝足,拍了拍肚皮。“真香。”

楚红叶纹丝不动,淡淡道:“她不给你做饭?”

“做啊。”楚云挑眉道。“正餐起码三菜一汤。有时候还会下厨做大餐。”

“所以你洗碗?”楚红叶淡漠道。

“楚少怀那小子嘴可真没把门的!连这也说!”楚云不快道。“也就是偶尔洗刷一下。她毕竟是家里的顶梁柱。我也不

能真当大爷。过日子嘛。相互尊重还是要的。”

楚红叶提起壶,给楚云倒了一杯牛奶:“没钱请人洗碗?”

楚云哭笑不得:“再有钱也犯不着啊。人家饭都做了。我洗个碗也正常。再说了。我也不是天天洗,偶尔偶尔。”

“家务她做吗?”楚红叶淡淡道。

楚云却乐了。无可奈何道:“姑姑。你是四九城大名鼎鼎的女魔头。人人谈之色变的大人物。就算再跟我聊家常。也不用聊得这么细吧?怎么跟个家庭妇女似的?一点都不符合你在我心中的形象。连气质都下滑了不少。”

“我在你心中什么形象?”楚红叶淡淡看了楚云一眼。

“那可太复杂了。”楚云半开玩笑道。“简直敬若神明!”

楚红叶面不改色。

敬若神明?不需要。

当一个从小照顾他饮食起居的姑姑就行。给他盖被子,督促他写作业,帮他开家长会。不允许他吃垃圾食品。

但很可惜。

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。

除了还会被他喊姑姑。

餐厅安静下来。楚云也不知道哪句话得罪了楚红叶。气氛变得有些压抑。

他站起身,主动想要收拾碗筷。

家里也没仆人,他要是跑了,还是得姑姑亲自收拾。他有点怕这强势的女人挑礼。

“放下。”楚红叶口吻冷漠道。

楚云微笑道:“姑姑你这手可不适合干这种粗活。”

“你聋了?”楚红叶抬眸,目露寒光。“我让你放下。”

说得清冷。却陡然弥漫出一股强大的威严。

楚云愣了愣。

不就刷个碗吗?这也太敏感了吧?

不过他也不敢跟楚红叶对着干。无奈放下碗筷道:“那我就走了。回头可别骂我懒。”

说完却是笑了笑。

姑姑因为很多原因骂过他,唯独没因为他懒。

从小到大。楚红叶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。比这世上绝大多数母亲,或许还要细腻温柔。

现如今。他长大了。飞走了。不需要她了。

她留不住他。

只好放手。